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交通信号灯 >

标准与样本 第七届重庆市摄影艺术展览入展作品赏析

发布日期:2022-04-23 04:20   来源:未知   阅读:

  每两年一届的重庆市摄影艺术展览是重庆市文联、重庆市摄影家协会举办的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摄影展览。第七届“市展”以“庆祝重庆市直辖20周年”为主题,全方位展示重庆直辖20年来的建设成果和摄影成就。展览分为纪录类和艺术类两部分,经过4个月的征稿,共征集到1090人投送的5217幅(组)作品。

  本次“市展”评审采取自主初评和外聘专家终评相结合办法,在终评环节邀请了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人民日报摄影部主任李舸,评论家、摄影家、大众报业集团图片总监孙京涛,评论家、策展人、出版策划人姜纬,评论家、摄影家、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顾铮,中国摄影报总编辑曾星明担任评委。紧张有序的评审后,通过为期一周的公示,最终有224件作品入展,其中纪实类作品124件,艺术类作品100件。

  通过此次“市展”评选改革,我们认识到摄影作品评审的公正性,决定着摄协组织的公信力。它取决于评委个人的公正评判,取决于民主综合评议,更取决于评审机制的制衡和保障。重庆市摄协将在今后评审工作中,科学制定评审方案、严格评审程序、严肃评审纪律、加强现场监督、确保评审质量,让优秀作品和人才脱颖而出,以此团结引导广大摄影人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王耘农

  顾铮点评:从熟练运用摄影语言上来看,这组作品较好地把握了报道摄影的要义,能够从多个角度,以丰富多变的视角来较为深入地呈现重庆女子足球运动的某个方面。同时,从题材的切入点看,也是从体育报道摄影这个角度对留守儿童这个问题给出了关注,这样的努力值得肯定。

  孙京涛点评:在评选现场,一位担任评选工作人员的大姐看着这张照片说:“我好想抱抱这个孩子!”显然,这个画面刺痛了现场很多人的心。

  小时候我也得过冻疮,那种久已被时光淹没的没日没夜的闷痛被这个孩子的双手瞬间扯了回来,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这是获纪录类金奖的作品中唯一的一张单幅照片,我相信它能脱颖而出的原因,正在于它用一个集中而明确的“刺点”瞬间击中了评委,而延伸的信息——这个10岁的孩子怕她的眼泪弄脏了志愿者送来的围巾和手套,正试图从身上取下来——让评委更加难过。最近这些年,反映留守儿童的照片很多,但像这张照片这样情感直接、瞬间准确的并不多见。

  网络和移动终端为我们获取信息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全民摄影也让照片不再稀罕,但真正优秀的照片一定是那些贴着人心具体反映人的朴素情感的。

  这张照片给出的另一个启发是:与其肤皮潦草地拍摄一组照片,不如在吃透事件本质的基础上,集中拍好一张照片。

  李舸评语: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选题,显然是作者深入生活、细致观察所获。作者能够准确把握住其中有趣的场景和细节,恰当地表现出来,可见其功力。不足之处是其整体表达手法不统一,对个别场景分析不够到位。如果整体以一种类观念的形式呈现,似乎更好。

  姜纬点评:在千百年的时间尺度上,无数百姓的平凡生活,才是真正重要的。历史的面貌、秘密就在这些最微小的基因中被编定,一切都由此形成。那些隐没在历史的背面和角落的人们,在重重阴影中他们的日常性活动远较个别的、传奇的历史事件更具本质意义,正是他们塑造着现在和未来。

  殷俊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照片,比声嘶力竭的照片更能衬托出现实的坚硬,他带领我们去亲历最具体的人性和最具体的生存,虽然这些人并不知晓“历史”如何发生,“历史”落到他们那儿也只是“生活”,但是,历史在他们身上穿行。在这些照片里,承受生活的坚忍和与生活的苦斗,那些结实丰富的情境,使得人民以及人民的生活不再是空洞的,他们被呈现出来,而且获得了雄辩的意义。

  姜纬点评:徐文亮的这些照片,是一种宣泄与感触。五光十色、源源不绝的意象,热闹,牵缠,繁杂,彼此循环往复,却蕴涵着无可语说的重量。从“照相”走向“造相”,这就极大地拓展了摄影的可能性,改变了传统摄影刻板记录的单极取向。拍摄或创作对象的外表被符码化,成为真实世界在图像中的延伸。

  经历了数十年的狂欢与激荡,经历了幅度如此之大的世景变迁,经历了面向市场社会的转制之后,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敏感去摄录外象,感受周遭的变化,但对内向的追求却非信手可至。也许我们这个时代的新风景就是我们改变了的风景,徐文亮尝试着观察、表达这样的“风景”,以此来定义我们是谁,我们究竟想要什么。

  顾铮点评:多重曝光的手法可以拓展画面所承载的内容,强化叙事效果。《下浩老街的记忆》较好地运用了多重曝光的手法,通过将拍摄老街所得的摄影素材的精心组织,虚实结合,把现代与过往糅为一体,以丰富的视觉肌理与历史质感,表达了与拍摄者个人记忆有关的老城生活的怀恋。

  曾星明点评:作为一种技术技法,这种去除了中间影调、纯以黑白表现主题的方式早已不稀罕,早在上世纪90年代,摄影家杨晓利在《城市之光》中就采用过。但是,作为一种深有意味的形式,《堆砌与构成》却用极其简约的笔触、结构主义的意象隐喻了另一种“城市之光”:这些采撷自建筑工地的影像在大幅度压缩中间影调的同时也完全剔除了建筑材料本身的粗粝,展示了一种原生的形式美感,而这种美感因为作者一律从一个截面拍摄,又进一步强化了形式,这种超越了简单记录而上升为符号隐喻的转换过程,体现了作者试图用最简单的符号象征意义的艺术动机,因而具有很高的完成度。

  其实,评委不是法官,手里没有法典,更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质检人员,所以没有可以清晰列明的“标准”。

  摄影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我们的家常日用和柴米油盐,是视觉话语的来源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开直播。是宏大精密的知识谱系,是必须不断生产的思想、理论和概念,是我们的分工、我们的学问。

  在我们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经历了图像观念急剧、频繁地变化,对于摄影是什么以及摄影在生活中的价值,我们曾经信服和发明了许多种说法,而在当下,我们有些人甚至对此产生了怀疑。现在面对这个问题,我宁愿回到早期,在那个急剧变化初现端倪的时代,通过各种途径,我们发现了摄影。

  尽管在那时,人的自我认识、人对世界的想象还是受到严厉规约的影响,尽管有强大的声音告诉你,人必须是这样、生活必须是这样,你无可选择无可争辩,但是,摄影使我们看到,人可能是另外的样子,我们自身远比我们意识到的更为丰富和复杂,我们看到了经验的真实质地,看到了事物的模棱两可,看到人如何击破覆盖他的幻觉、成规、归类和论述,去发现和践行他自己的真理。

  在这个意义上,摄影就是要承受傲慢与偏见,承受对它的价值的怀疑。承受着这种压力,摄影守护着语言的活力,守护着人的生动形象,守护着人的诚恳和自由。

  从这样的信念出发,我认为,摄影展览或赛事可以是肯定也可以是怀疑,是分析、判断和学理,但肯定、怀疑、分析、论断和学理不是为了规约和驯服摄影,不是为了榨干它的汁液,恰恰相反,它是为了警觉地坚持摄影的根本精神。

  同样是从这样的信念出发,我也认为摄影展览或赛事是人的想象力的有力证明,它将图像中潜藏的各种各样可能性充分开启,澄清为明晰的意识和言说。

  重庆市摄影家协会此次市展评选的改革令人感佩!聘请省外评委的意义,不仅在于“公开、公平、公正”,更为重要的诉求在于,重庆市摄协不再把评选看作是一项普通的事务性工作,而试图打造成一个学术标杆,引领重庆市的摄影创新,以及摄影地域风格的塑造。这是重庆市此番在全国范围内挑选有影响力和学术高度的摄影史专家、策展人、图片编辑、摄影评论家和摄影家担任评委的主因。因为评委的思想高度、学术倾向、视觉选择和审美趣味相应决定着一个评选的最终气质和面貌,因此,我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有前瞻性和建设性的良好开端。

  记录类摄影容易犯的一个普遍错误,就是把“题材”混同为“主题”,后果是,摄影者只是收集了一堆影像素材,· 南康家具产业集群获评省2021年五然后用流水账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再起一个笼统的题目了事。事实上,纪录类摄影的价值,体现在深刻的主题上,这个主题是通过对素材的提炼获得的,而组成一组图片故事的题材,不是肤皮潦草的平面化展开,而是带有隐喻性、评价性和明确态度的情节与细节,这些情节与细节无一不是通过对题材的深入理解和深入采访获得的。进入和深入题材的能力,才是摄影师的首要能力。所以前辈大师尤金·史密斯要求摄影师要做一个深度介入的参与者,以及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把摄影师与被摄对象比喻为病人和护士的关系,意在强调摄影师对题材的深入程度,决定着一组作品的主题深度。

  艺术类摄影的核心价值在于“创新”,创新通常是对传统的超越。但我为什么在此建议重庆的摄影家们要汲取传统精神呢?是因为重庆正好是巴蜀文化和长江文化交会的中心,而这两个文化的核心精神,正是天马行空的超现实想象。三星堆、屈原、李白、苏轼等都为我们提供了震古烁今的艺术样本。对传统精神的汲取一方面有助于摄影的创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另一方面,这种在文化逻辑上有迹可循的创造性有助于形成一个地域的摄影特色,从而具有极强的“辨识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