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电瓶车”家庭:五口人靠四辆车抵达杭州四面八方

发布日期:2021-08-25 21:20   来源:未知   阅读:

  杭州西湖景区深处,莲花峰路南侧,一条不足百米长的背街小巷内,茂密树林掩映下,有几排低矮平房。

  在宽仅一米有余的小巷间,不时有电瓶车来往经过,有人在清晨5点骑车离开,也有人在深夜两三点踏车归来。

  房前屋后,简陋的车棚下,空荡的竹林中,零散地停着电瓶车,有近20辆。这里聚集了十余家出租户,大多是来自安徽、江苏、陕西、河南等地的外来务工者,他们几乎家家拥有至少两辆电瓶车。

  上班、购物、送娃上学、兼职送外卖、外出游玩……依靠电瓶车,他们得以从这里快速抵达杭州的四面八方。也因为电瓶车,有人遭遇了不幸——7月18日中午,住在这里的魏顺利一家三口外出买书,电瓶车突然爆燃。消息很快在小巷内散播开,邻居们自发地为相处多年的魏顺利一家捐款。他们难过、落泪,对自己常年使用的电瓶车多了一番戒备。

  “我们用的是铅酸电池。”“我们的电瓶车是从品牌店里买来的,没改装过。”他们愿意保持这种相信。电瓶车是他们融入这座城市最重要的工具,过去是,在可以看见的一段未来,可能也是。

  吕太奇家有四辆电瓶车,他们家的一天,常常是从电瓶车电机启动的声音开始的。

  通常,早上7点半,31岁的吕太奇会在上了通宵夜班后,踏车归来。随后,父母相继骑电瓶车外出上班,一个去不远处的酒店做电工,另一个前往5公里外的一家食堂做切配工。

  这个来自陕西的家庭已在杭州打拼8年,一家人租住在莲花峰路上两间各六七平方米大的平房内。房间低矮又狭小,只放得下一张宽1.2米的单人床和两张桌子,没有独立的洗手间和厨房,只能在昏暗的通道中烧菜做饭。

  吕太奇的父亲老吕8年里没搬过家,在他眼中,这里位置绝佳,距离西湖不到2公里,“风景好,去哪都不算远,价格又便宜,找不出比这性价比更高的地方。”

  三年前,50岁的老吕还在15公里外的地方工作,上下班的路上要骑半小时自行车。直到有一天自行车坏了,老吕才连夜东拼西凑了2600元,买下全家第一辆电瓶车,生活开始变得四通八达。

  此前,吕太奇做过五年健身教练,“教练通常下午1点上班,但我上午九十点就去上班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奥,晚上十点才下班。”健身房生意好的时候,吕太奇的月薪能达到两万多元。

  可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了吕太奇的生活。健身房生意急转直下,濒临倒闭,自年初以来,吕太奇几乎毫无收入。为了补贴家用,去年3月,他花400多元,买齐外卖箱、头盔、服装等一套装备,骑着父亲的电瓶车,在美团上送起了外卖。

  那晚10点多,吕太奇骑车穿过钱塘江大桥时,由于外卖箱太大,张开的右腿不幸撞上路坎。起初,吕太奇忍痛继续往前骑行,可在距离目的地还有6公里的地方,他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后来,我叫了辆专车把外卖送去,花了20多元。”吕太奇又推着车走了3公里的路,晚上11点多才回到家。半夜,吕太奇痛得辗转反侧,才去了医院,结果被诊断为右腿髌骨骨折,手术缝了七针。

  手术后第12天,吕太奇进入一家工厂做保安。薪资骤降到5300元,他有点心急,几个月后,他又利用业余时间送起外卖。

  “送外卖要赶时间,老爸那辆车骑不快。”为了多跑单,去年6月吕太奇花3500元,又买了一辆新的电瓶车,续航里程从50公里增加到80公里。

  “一个中午送十多单,就能赚100到150元。”吕太奇觉得这份兼职的收入还算可观。可他受伤的右腿并未痊愈,无法蜷曲,有时要爬上六七楼送外卖更是难事。于是,他把外卖箱换成小的,却仍免不了意外,他又一次在急转弯中摔了一跤。

  如今,他右腿仍没康复,膝盖处还冒出一颗小肿瘤,他觉得这和自己着急下地不无关系。即便如此,他没有后悔,“我当时已经欠了4个月的房贷,要赶紧续上。”

  2018年,24岁的河南女孩范梦嘉来杭州投奔了吕太奇。他们在网上结识,范梦嘉欣赏这个男孩的踏实可靠,次年5月,情投意合的两人登记结婚。

  范梦嘉还没想过买房买车,身为丈夫的吕太奇执意想给她一个安稳的家。登记后没多久,吕太奇就在海宁尖山新区买了一套89平方米的房。

  当时他手上只有4万元,又向几位亲戚借了钱,才凑足28万的首付。如果没有后来的意外,吕太奇相信,通过自己的劳动,很快就能还清欠债,也足以承担每月3700元的房贷。

  如今,吕太奇和范梦嘉的宝宝震震一岁半大了。他拥有自己的专属坐骑——一个被弹力绳固定在电瓶车前端的宝宝椅。

  震震喜爱这个坐骑,一天中,只要他醒着,总挥舞着手脚,让母亲带着他四处逛。去西湖,去公园,去钱塘江边,去大桥上……留在家中的范梦嘉每天总会骑车带震震出去两三趟。

  医生嘱咐,“别让孩子一直闷在家里,会影响宝宝的正常发育。”范梦嘉也不想让儿子困囿于那间只有六七平方米大的出租屋,想带他看见外面的世界。

  有时候,临近出行,震震会自己走到电瓶车前,挣扎着想要自己爬上坐骑。范梦嘉会小心翼翼地将他抱上去,面向自己,再用挡风被围拢住震震的头。

  每天晚饭后,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光。只要不下雨,范梦嘉就会骑车带上震震出去兜风,老吕会骑车在后面跟着。吕太奇有空时也骑车跟在最后,一家人三辆车相继出发,最高国民法院工作讲演(摘要) 两会,浩浩荡荡地去钱塘江边欣赏夜景。

  “一坐上车,宝宝就很开心,会张开了嘴大笑,东张西望的。有时,我们骑车回到了家,他都不愿下车。”说这话时,范梦嘉的眼里闪着幸福的光。

  像一条温柔的纽带,电瓶车让这个仍在奋斗中的家庭仍保持与世界的顺畅联通,也得以让年幼的孩子看见更大的天地:小汽车、高楼、大桥,江水奔流不息。

  今年5月的一天,深夜12点,震震忽然发起高烧,“烧到39度,哭个不停”。范梦嘉和吕太奇赶紧骑上两辆车,带震震去医院。可刚骑上复兴大桥,范梦嘉的电瓶车却突然没电了。

  大雨中,范梦嘉只能推着车往前走。雨水和汗水混杂着在脸上滑落,几乎看不清眼前的路,范梦嘉用了一小时才走完到医院的3公里路。

  当范梦嘉赶上丈夫和儿子时,原来在家哭闹的震震,安静地坐在爸爸的电瓶车上,一起等着她。

  吕太奇和范梦嘉都相信,眼前的风雨是暂时的。今年9月,海宁的房子就要交付,无论是转手,还是搬去住,他们觉得生活总会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