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香港“南极”临海悬崖上的戏棚:锣鼓声音便是归乡之时

发布日期:2021-05-24 21:27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社香港5月15日电 题:香港“南极”临海悬崖上的戏棚:锣鼓声音便是归乡之时

  中新社记者韩星童

  临海悬崖的戏棚,偏处香港最南一角的蒲台岛,在嶙峋的花岗岩上拔地而起,数以千计的杉木和竹枝支持交叠,彷如悬空的舞台。搭棚师傅陈煜光单独在舞台上走了个往返,情态自如。

蒲台岛每年天后诞前夕都会在临海岩石上搭建戏棚,这一戏棚因搭建在陡峭斜坡上,被誉为“全港最难搭的戏棚”。 中新社记者 韩星童 摄  蒲台岛每年天后诞前夕都会在临海岩石上搭建戏棚,这一戏棚因搭建在峻峭斜坡上,被誉为“全港最难搭的戏棚”。 中新社记者 韩星童 摄

  戏棚为农历三月二十三日的天后诞而搭,一连五日的天后诞是蒲台岛一年中最隆重的日子,数以千计的信众涌入这一常住人口不足20人的岛屿,参拜天后、围观抢花炮、赛龙舟,当然重头戏还是神功戏。今年疫情阴郁未散,“限聚”下神功戏未能演出,戏棚如期立于崖边,娇艳彩旗于海风中飘荡,迎向四方来客。

  这天,中新社记者来到这一全港最难搭的戏棚脚下,只见巍巍峭壁,凹凸不平的花岗岩石上,约500枝木衫、约3000枝是非不一的篙竹、约800块木板,凌空撑托起舞台,这是由8位师傅协力消耗15个工作日搭建而成。这些数字近乎印刻在陈煜光脑中,一问即可脱口而出。

  “搭棚进程没用一根螺丝、一个钉。”取而代之的是约150个篾仔,将木与竹捆牢、扎实。匠人巧夺天工下出生的戏棚,坚固十分,甚至据闻可抵御八号风球。

  搭棚是一项膂力活,须要扛着繁重的篙竹与木杉,在戏棚里里外外、上高低下穿梭,更主要的是精准的断定力,竹与竹的间距、受力点的地位,每个环节都很考验搭棚师傅的教训和对美学的懂得。

  搭棚师傅不怕高,不怕累,最怕天公不作美。陈煜光记得,有一年戏棚搭到一半,赶上超强台风“山竹”,一夜之间,棚顶被掀翻,木竹散落一地,血汗付之东流,所有都要重头来过。

  陈煜光13岁那年入行,子承父业,牵强附会,如今于行内已是名音响当当。他自幼追随父亲于全港各区搭戏棚,在那些木板与篙竹间爬高爬低,形成他对童年乐事的全体回想。

  这种父子相承,在蒲台岛仿佛随处可见。蒲台岛值理睬主席郑苏记跟副主席黄喜仔,也是从父亲手中接下筹备天后诞的重担。时光绕过这个四周环海的“南极”岛屿,也不禁迟缓悠久起来,潮涨潮落,良多传同一代传一代,岛民们谈起也会一时忘却毕竟从前了多少个十年。

  “以前做大戏,咱们用船接演员来,不电灯,就用煤气灯点亮戏台。”黄喜仔印象中,以前的戏台远小过当初,逾百观众挤得满满,人神共乐。

  现在交通方便起来,岛民们移民海外,或接踵到香港仔营生,岛屿安静下来,素日里少有人声,只有海浪不倦拍打岩岸的声音。然而每年的天后诞,彷佛一道集结令,戏棚搭起,彩旗飘动,岛民们便会不谋而合归来话旧。“有的人在本国,坐飞机也要赶回来渡过这五天四夜。”黄喜仔说。

  全都是人。郑苏记比划着试图还原昔日盛况,“人从棚内始终排到这边的大石。”他年幼时见过有人为图彩头抢花炮,打起来抱成团滚下石坡,拍拍屁股站起身毫发无伤。他忆起那热烈场景,眼里有笑,也有光。

  天后诞闭幕,戏棚也要拆了。陈煜光踏上舞台到处查看,作准备工作。木板发出的稍微“吱嘎”声,恍惚间这声音似可穿透时间,下一刻再仰头,台上粤剧老倌连翻筋斗“啪”一下稳当落地破住,旋即锣鼓喧天,台下满堂欢呼,经久不息。(完)

【编纂:王?】